English
咨询热线:0752-2167800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伟伦动态律师动态

孙杨案输在哪里?

 

孙杨案输了。输在技术层面,更是输在意识层面。输在孙杨团队没有真正重视反兴奋剂检测的国际规则上。如果真正重视,结果将会截然不同。孙杨案中先后出现了三个不应该发生的重大失误:

 

一、 没有配备熟悉反兴奋剂检测国际规则的顾问律师团队

从仲裁庭审对证人交叉询问所展示出的事件经过,令人非常吃惊的是,如此大牌又一直饱受“嗑药”质疑的世界顶级体育明星,在面对是否要配合检查官的飞行抽检这么重大,可能影响职业生涯的大事时,孙杨给队医打电话,给领队打电话,给领导打电话,唯独没有给最能够提供专业意见的律师打电话。

 

而在此过程中,这么多个给孙杨提供意见的人,也没能一个人提醒孙杨,解读规则,这既不是队医的专业,也不是领队的专业,更不是领导的专业,这是律师的专业。想想孙杨这么多年获奖无数,别人一直在追,他却一直在超,但在国际体坛却长期不被西方选手待见,饱受猜疑,可叹的是,却没有一个熟悉反兴奋剂检测国际规则的专业律师团队从规则层面给予其强大的支持。

 

孙杨的输,不是从庭审开始,庭审只不过是出结果的地方。从一开始,孙杨的意识已经落后了一步。

 

二、 采取砸碎采样瓶、撕毁检查书等一系列不专业的应对。

杨案的核心是如何理解反兴奋剂检测规则中对检查官资质的要求?孙杨一方主张检查官的授权书必须要有明确的授权人和检查对象。而检查官所持授权书不符合他们认知的要求。

 

孙杨作为接受过上百次检查的运动员,即使对检查官资质有怀疑,既然已经接受了采样,也应以谨慎的方式来提出异议,而不是选择摧毁血样、撕毁检查书这么极端的方式。因为如果孙杨的对检察官资质的理解一旦出错,这种应对方式就是拒检,而拒检将极有可能导致运动员面临8年禁赛的顶格处罚。

 

 

假设孙杨身边有熟悉反兴奋剂检测国际规则的专业律师团队,想必会权衡利弊,提出既能维护孙杨合法权益,又符合规则的合理化建议,以确保在未来的法律争议中能够立于不败之地。比如仍然配合抽检,但封存血样,同时提出异议,等候裁决等。

 

但是,孙杨背后的团队对规则的理解显然不是系统的、精准的、专业的。很不幸的是,孙杨却根据这些不太专业的意见实施了砸碎采样瓶、撕毁检查书等足以被认为破坏规则的严重行为(比违反规则还严重,类似于妨碍公务)。

 

孙杨在听证会上辩解“由于陪同检察官不具备资质,已抽的血样因缺乏程序而应视为作废,孙杨不存在任何的抗拒检查行为”而这种观点被仲裁庭认为不具备“极其具有说服力的理由”以致于当庭仲裁官PHILIPPE SANDS教授感叹:“难以置信,孙杨团队将一位顶级运动员的职业生涯诉诸于已方对规则的主观理解……”

 


三、 在仲裁之时,再次以不专业来应对专业。

即使之前的种种不专业已经给孙杨挖好了各种坑,但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DAD)的飞行抽检事实上也不能称之为完美无缺,抽检团队中有人向孙杨索要签名和合影,这种行为是违反WDAD——DCO中对助手明令禁止规定的,国际泳联在第一次调查裁定违规采样后直接认输,这些事实其实说明本案的胜败本也不是一边倒的。

 

如果在面对仲裁案时律师团队选择正确,还是有胜诉的可能。但孙杨方在面对一裁终裁,决一胜负的仲裁时,再次犯下了以不专业应对专业的致命错误。

 

首先是代理律师的选择。如此重要的庭审,选择的代理律师既不是熟悉国际反兴奋剂检测规则的律师,也不是熟悉英美法系审判规则,在英美法系法庭上具有丰富实战经验的律师。


 

 

反观WADA的律师理查德·杨,其在业界影响力巨大,此人不仅仅参与起草WADA的反兴奋剂规则条例,也打赢了多起受到世界关注的兴奋剂案件,其中包括车手阿姆斯特朗、兰迪斯、泰勒·汉密尔顿。尤其是曾被誉为英雄的阿姆斯特朗,在2012年被美国反兴奋剂机构终身禁赛,并被剥夺七次环法冠军头衔和一枚奥运奖牌,当时为美国反兴奋剂组织打赢这场战役的正是理查德·杨。从此次仲裁双方在仲裁庭上的表现以及仲裁结果来看,完全没有悬念。还是那句话,不要用你的业余爱好去挑战别人的专业水准。


其次是诉讼策略。本案争议的核心焦点只有一个:检查官是否具备资质?(授权文书是否完备?)在基本事实清楚的情况下,分歧其实在于对规则的理解。

 

孙杨方诉讼策略看不出有什么强大的逻辑支撑,孙杨方提供的五个证人都是事实证人,对最重大的分歧即规则的解读没有任何权威性可言。而WADA方面直击要害,提供的核心证人就是制订国际反兴奋剂检测条例的立法专家,直接从立法层面对规则进行解读,那就是你的(孙杨方)理解只是你的理解,规则并非如此。与规则制订者争辩规则的理解,无异于“与虎谋皮”。

 

还有两位证人是IDTM工作人员,证实代表FINA对运动员进行样本采集共计一万九千余次,出具的是和本案一样的格式授权文件(且在2018年,与本案一模一样的格式授权文件被使用过逾三千次),国际泳联FINA也从未表态该授权文件有瑕疵,但却在这一次认为该格式授权文件不合规;孙杨作为国际顶尖运动员,接受过多达一百八十次兴奋剂检测程序,其中六十次由采样机构IDTM通过出具和本案无异的授权文件执行,但孙杨却仅在这一次,对该格式授权文件提出质疑。

 

这两位证人可以说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WADA的逻辑是,假设仲裁庭裁定IDTM公司的资质文件不足导致本案的检测无效,是否将导致所有使用同样资质文件的兴奋剂检测程序都无效,并且打开成百上千基于同样理由向国际体育仲裁法庭CAS上诉的阀门?如果仲裁庭赞成孙杨方的论点,将形成“孙扬效应”(“Sunyang Playbook”),反兴奋剂检测制度将无法执行。如果你是仲裁员,你会怎么裁?

 

可以说,在错误意识指导下一连串的错误(失误)行动导致了孙杨被顶格处于禁赛八年的结果。辉煌的职业生涯就此结束。当然理论上还有对仲裁提出撤销之诉的机会,但根据以往的经验,胜诉率不会超过7%。

 

真诚希望孙杨团队痛定思痛,吸取教训,改变意识,在后续的应对中把7%当作100%,重视专业的力量,为孙杨、为中国游泳运动赢回尊严,让规则为我所用而不是因为有国内舆论的支持而站在道义的制高点上轻视规则的重要性。


上一篇 下一篇


WEILUN LAW FIRM
广东伟伦律师事务所
地址:广东省惠州市江北文明一路3号中信城市时代B座15楼
电话:0752-2167800 2167900
传真:0752-2119080
邮编:516003
E-mail:weilun@weilun.com
咨询热线
0752-2167800
微信二维码